作者:鬭谷文翰

“为什么呀?”澄澄问道。“因为……刚才的场面太血腥了,妈妈是女生,不适合听血腥的事,还有爸爸不想让你妈妈担心我们俩,她上班很辛苦的,是不是啊?”

作者:雍德容

然后,他便心中暗喜,我就说嘛,妹妹如此端庄美貌,又有哪个男人不动心?看来这位新明府,自也对妹妹有意,所以爱屋及乌,赦免了自己。